[虹七/跳达]奔走雪原

当作拟人还是原型都没问题…自由地。


跳跳&达达


他从瀑布起始到竹林尽头,踏越天悬白练十里画廊,浏览九天飘落溅玉飞花,步伐最终止在苍翠欲滴竹回路转。


风雪停止凛冽后在山上堆阻成说不上厚重,也不算微小的雪堆,他看到这样的状况时略微犹豫却也不再后悔,轻功在棱角分明的山崖上行走有良好效果,而脚在不平整的地面上轻轻摩擦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一想法,毕竟当今七剑传人青光剑剑主因为脚滑而驾鹤西去可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世人诟病起来倒也好说,但七剑之一因此后继无人却会成为一大难题。

十里画廊的冬季来临携带着一场大雪,诸如大雪封山的情况罕见地出现。跳跳一路哼着小曲儿过来并不像看起来显得如此轻松,他于十里画廊的记忆硬要数数仅仅一次,何况彼时匆匆而过,印象里如画绝景也显得模糊。


七剑合璧魔教败落使一群平凡而有着侠义肝胆的英雄添上了一抹传奇色彩,和平使者的头衔最终落定,于沉鱼落雁温婉娴淑的冰魄剑剑主,森林大地上下举世欢庆,本人虽有推脱却还是架不住众人热情坦然接受这一名号。森林和平使者的典礼筹备也在同时进行,其余六剑的相助必不可少,虹猫的灵鸽传书通知到达后,同伴们早已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天门山玉蟾宫,时隔多日却迟迟不见旋风剑剑主的消息,作为七剑之首虹猫一时无法脱开身只好让灵鸽再去查看,跳跳得知后一想说第七剑要真有万一这样的决策岂不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虹猫知晓这位顾全大局的同伴所说并无差错,而眼下苦于事责繁多他也只能询问可否代我去完成这一任务。


答案已然。事到如今跳跳只得先观察地势决定路线穿越雪域,百草谷的地势高耸,春冬秋夏四季植被覆盖,种类繁多,叶尖儿突破雪被冒出几片,植被尽头色彩过渡显出翠绿。他站在崖上构想百草谷偶遇的可能又迅速消抹,老实去按照记忆里模糊的路线行走。

跳跳纵身借由竹木自身韧性折返往复,升起时恰好瞥见远方青烟袅袅,落脚点为身体提供了良好支撑,他轻而易举地落地在累积的薄雪上留下不深不浅的脚印。

毛色雪白的小型动物迅速窜过他身边,他抬头时看见竹木间隙光亮覆盖又被遮掩,思想未跟上反应的步伐后退,握起剑柄青光乍现卷起雪花纷飞。


她发出微小的惊叹毫无惧色,眉眼弯起双目澄澈仿若星点闪烁。


跳跳回神带着些许尴尬眨眨眼为先前的行为表示歉意,她似乎对这次偶遇并无疑惑,她背着装满种类繁多的药草的竹筐,随后委婉地谢绝了跳跳想要帮忙的想法。

竹林居隐于竹林,她为跳跳指引路线使得路程缩短不少。已经能看见远处亭子的轮廓,造型优雅花纹繁复,她说就是这儿了。

“你知道我要来?”

第七剑迟迟未到,虹猫他们总会有所行动,来人不是偶然可来的是谁总不一定。“夫君一直在等您。”她的目光似乎一直游离在竹林嬉戏的群鸟之间。他发觉竹林居附近的竹木仍旧绿意盎然,七剑合璧后十里画廊也难免受到波及,更况先前魔教势力取走灵泉宝玉间接破坏了百草谷的生态,那时状况称不上一片狼藉却也好不到哪儿去。第七剑作为百草谷谷主先一步告别同僚归于自然着手恢复工作,当下自然和谐生态平衡就是对他能力最好的肯定。

跳跳四下没有看见能证实她话的人,第七剑的性格武林人尽皆知,此时离开竹林居实属少见。“很快就会回来了。”她见跳跳一言不发,点头示意他进屋。

她在窗间轻斟一杯茶放在他身侧,跳跳接起并表示谢意。屋内外温差平稳,灵泉宝玉为百草谷提供了适宜的环境,即便是十里画廊的严冬也未能侵袭这片竹林。茶水透过杯壁逐渐把温暖传递到整个手掌,热感随着口腔在体内逐渐晕染萦绕,暖意恍惚间他似乎听见琴声阵阵柔和清雅,直到笛声渐起与之呼应他才回神从窗间望见来人。


达达的目光与他交汇时脚下步伐略微停顿,跳跳捕捉到这一微小的瞬间却是稍带疑惑看向她,后者只是给他一个笑容便上前迎接她归来的夫君。

白衣秀士放置下灵泉琴后只是简单的招呼他坐下便去安顿其他事务,跳跳甚至还未来得及回应就见他匆匆离开。旋风剑安静地躺在琴侧,他想侠义与优雅其实从不显得违和,他眼前仿佛重现初见时竹林居士手握剑柄流露侠义风范,下一刻指尖优雅舞动拨撩琴弦,七剑之末身上永远有着竹林清雅寂静的气质,即便乱世战火也不曾抹去丝毫。

他思前想后构思出冗长的见面问候,却在白衣秀士推门而入时瞥见眉目如画,脱口而出别来无恙,达达微微一怔又温和地笑说,彼此彼此。


他们叙旧的过程简洁利落,末尾跳跳话锋一转问起未到的原由,纵使他早已猜出个七八分,百草谷与十里画廊的情况虽有好转但远不及最初,责任于身同样无法垂手不管,而以第七剑的性情也许除了大仁大义还有更甚。白衣秀士的回复与他心中猜想无异,儿女情长不少为被世人所诟病的原因,但大局为重岂是轻而易举。

我会去的。达达话尾抬起头与他对视,眉目墨色深邃不失光泽像是以此笃定一个约定般语气坚定。跳跳没有立即作出回应反倒扯出一个与他先前表情无异的笑容,他说好。而诸如我等着你一类的话语被封锁在心底,他想他们早已过了需要这些无关痛痒的诺言束缚的年纪。


黄昏席卷十里画廊铺洒灿灿金光却比不过雪花飘渺银沙朦胧,达达询问他是否愿意在此留宿。下次吧。与其说是答复倒不如像是应付,但其中的意思连当事人也说不明了,他为下次相见提供了言语上的机会,未来在此刻突然令他期待起来,说不上是任何一种感情的作祟。


轻功用于在地势复杂时行走异常方便,竹林穿行带来的风声在跳跳耳边呼呼作响。此行是为了典礼也好刻意也罢,他借着竹木腾起迎接夕阳,怅然间他想起之前的女子话语轻缓。他一直在等您。


他在夕阳雪原之下越过冬风尽力奔跑以此去消抹一些猜想,而心底却任由笑意融化在雪域与夕阳的辉光中。


150214


旧文

评论(3)
热度(14)
© | Powered by LOFTER